草嶺古道,算是知名度很高的一條健行步道,路線貫通宜蘭大里與新北福隆,路程長達8公里,一般人的腳程大約45小時,攀升海拔也不多,而且路況維護良好,有非常便於步行的石階與小石鋪路,沿途也有設置公共廁所與垃圾桶,以及數個定點的歇腳亭,因此難度已經大幅降低,就連孩童都可以攻略,成為假日親子親山的合適選擇,再加上此路線的風景宜人,可以遠眺龜山島,俯瞰東北角海岸線,因此在東北角的各景點中,廣受多數遊客好評。

草嶺古道雖然已經算輕鬆路線,不過一些必備的物品還是不容忽視,像這類攀爬郊山,一定不能忽略防蚊與防曬,另外也不建議穿著太過鮮豔的衣服,也不要噴香水,筆者在兩年前走草嶺古道時,就遇上有遊客被蜜蜂叮咬。

筆者習慣安排草嶺古道一日遊,先從大里出發,這樣的安排有項好處,文章最後會解釋。大里車站就位於草嶺古道出入口的不遠處,因此搭火車抵達大里後,再沿著公路走向大里天公廟(草嶺慶雲宮),而古道的出入口就位於天公廟旁。

攀爬郊山也是爬山,對山抱持崇敬的心是很重要的,由大里出發的其中一項好處,就是能在攀爬草嶺古道前,誠心參拜天公廟,祈求一路順遂與平安。在天公廟內有飲水機,建議將水壺裝滿,如果忘記帶水,還可以在濱海公路上,位於天公廟附近的雜貨店購買。

沿著指示標記走,一開始就是一段水泥舖路,接著會慢慢攀升。

隨著高度慢慢增加,不時回頭眺望,很輕易就能看到海景。

由大里出發的草嶺古道,最大的特色就是龜山島海景,這樣的景色在進入新北市界內,就很難再看到了。

由大里天公廟的出入口到埡口,中間這段路,基本上沒有岔路,頂多是捷徑,因此看個人喜好與體能狀況來選擇,捷徑總是比較費體力的,不過風景也比較好。

有幾組照片都是筆者往捷徑的小路走,才能拍到。

天氣好的時候,草嶺古道的風景真的很美,不過太陽真的很強,即便有涼爽海風,還是酷熱難耐,容易出汗的人會特別辛苦,因此水分補充也很重要,畢竟這是長達8公里的路程,萬一在中途斷水或中暑,都沒辦法即刻救援。

在這裡要特別提一下,步道沿途會經過一處虎字碑護管所,這裡光看建築體,大概沒人會多看幾眼,有不少人會直接忽略這處歇腳的地方,不過有經驗的人就會知道,這處護管所的重點不是建築體,而是藏在一旁的飲料販賣機,這台販賣機可以說是整條步道,(印象中)唯一可以補充糖分、水分、電解質的地方!

辛苦走到這裡,就是埡口 ,前方的觀景台視野遼闊,此處又正好處於風口,十分涼快。

埡口這裡就正好處於岔路口,往西可登上高處的觀景台,還可以走到灣坑頭山(岔路銜接灣坑頭山步道,步道上滿佈芒草,在花期來到此步道,彷彿步入銀色花海),還可抵達桃源谷。

埡口直接往北走,就是繼續草嶺古道的路程,最後會抵達福隆。自此皆是新北市地區,因此在啞口有宜蘭新北地界。

埡口正好位於兩山低谷,因此落山風不絕。

登上高地的觀景台,視野十分開闊,遠處的沿海聚落正是大里漁港與社區。

走過埡口,繼續往草嶺古道步行就會遇上知名的地標,虎字碑。是當時的台灣鎮總兵劉明燈所題(1867),此為母虎碑。劉明燈尚有刻一公虎碑,存放在坪林茶業博物館。鎮總兵是當時台灣最高的軍事首長,官居正二品,傳說劉總兵路經草嶺古道,突然狂風暴雨大作,為穩軍心,當場揮毫題一字,之後令人刻於巨石上,表面上是作為鎮壓狂風之用,實則是安定人心。

虎字碑位於埡口附近,因此當筆者走到此處時,仍不時感受到陣陣狂風,這其實是因為地形的關係,而導致此處的風壓與風速特別強,因此當我面對虎字碑,迎面強風不斷襲來,遙想當時劉總兵的情境,如果強風伴隨雨水,確實會令人心生畏懼。

經過虎字碑後,會步入森林內的步道,一旁會有小溪相伴,那條溪就是雙溪。沒多久就會遇上另一塊知名的石碑,雄鎮蠻煙碑。這塊石碑也挺有意思的,同樣出自於台灣鎮總兵劉明燈,雄鎮蠻煙四字渾厚有力,看得出題字之人的氣魄,這塊石碑較特別之處在於外框刻痕,這種看似在巨石上彷匾額外框的作法,其實對刻字有保護效果,可讓雨水順著外框刻痕流失,不至於損壞字面。雄鎮蠻煙碑上所刻日期為同治六年冬月,與不遠處的虎字碑日期相仿,另外還有刻上碑文欽命提督軍門鎮守臺澎掛印  總鎮斐凌阿巴圖魯劉明燈書。這段碑文當時令我百般不解,斐凌阿巴圖魯,到底是什麼意思?後來上網查詢才得知,斐凌阿巴圖魯是滿州語,意思是勇士。

經過雄鎮蠻煙碑之後,還會遇上另一處古蹟,跌死馬橋,這個石橋也是十分有意思,光聽名字就知道很有故事。跌死馬橋以前是座木橋,古人騎馬代步,翻山越嶺到草嶺古道,馬匹已十分疲憊,加上橋身不寬,摔死過好幾匹馬,因此得名。後來日本人修築成石橋,一度做為運煤車的軌道路徑。

草嶺古道除了古蹟十分有看頭之外,還有成群水牛,不時會現身在古道旁。在筆者拍攝的那一天,還在古道的泥地上清楚看到水牛足跡。20123月份就傳出有遊客被水牛撞傷,因此建議在古道上,若看到水牛現身,千萬不要白目去招惹那些動物,以免出意外。

草嶺古道會銜接遠望坑街,因此有將近一半的路途都是柏油路,繼續步行就比較沒有古道風韻,轉而變成鄉間小路風格,而且路途上還會看到遠望坑親水公園。沿遠望坑街步行一二公里後,會碰上台2丙線(下雙溪街),右轉直走就會進入福隆。

如果你是採取筆者的方式去步行草嶺古道,由大里天公廟出發,走入福隆,走完8公里的長路,想必已經十分飢餓,搭車離開前,就可以買好吃又知名的福隆便當,接著再搭火車回家,讓食慾獲得滿足。

反之,如果是由福隆出發,再走入大里,那麼只能選擇在大里漁港找餐廳吃飯。與充滿地區指標性的福隆便當相較,整段路途的結尾就少了特色,也很難令人提起精神去拚完8公里的古道。

由大里出發、走入福隆的路線,另一項好處是旅程安排的便利性很高,如果你的腳程夠快,走入福隆後還有時間,還可以額外安排在福隆看沙雕,筆者這段旅程結尾就是額外安排福隆沙雕展。

草嶺古道加福隆沙雕展,一日遊安排,已成為筆者固定的行程安排,除了能夠有體能的小考驗,古蹟的賞析,風景秀麗,還有古道情懷,最後還可以去欣賞充滿現代藝術的沙雕秀,一舊一新之間,毫無衝突,而且能大飽眼福,最後的最後,離開前還可以吃福隆便當,讓一日遊完美結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歡田堡's blog

Jerry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