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年寫了71篇旅遊介紹,包含日本北九州與台灣北中南的各景點,我一直在反思何謂遊記?誰會想看遊記?想看到什麼樣的內容?想來想去,我還是想要用自己最自在的方式去寫,不去理會過多的雜音,是隨心所欲地,不計較格式與邏輯脈絡,純粹發自靈感的書寫。於是今天,我想用不同的方式去寫這篇。

我第一天抵達花蓮,時間已經是晚間6點多,由於一路上,自台北搭噶瑪蘭客運到宜蘭,再從宜蘭轉火車到花蓮,過程費時又耗心神,坐在車內(特別是台鐵)受到其他乘客的噪音干擾,不知不覺間,既疲憊又低落,根本提不起精神去玩。於是當天晚上我便匆匆趕到位於花蓮車站後站的民宿(在這邊就不透漏是哪一間了)。歇息約半小時後才出發去夜市。

說到花蓮夜市,我在高中、大學與研究所期間,去花蓮旅遊都是去自強夜市,我還依稀記得要去自強夜市的路該怎麼走,也還記得每次去自強夜市總會買那幾樣美食。但那已經是過去式了,如今的花蓮自強夜市,已經整併到東大門夜市,我記憶裡的那些舊時光,早已隨著時間而消逝。

東大門夜市的位置:

次日一早,自民宿走回花蓮車站,再直接持票根穿越到前站,接著便在前站的花蓮客運候車處,等候台灣好行的車子。我這次安排的行程就是按照台灣好行 縱谷花蓮線的路線去玩。既可以省下車錢,又不必費心神開車。這次只選定四個景點,依序是慶修院à鯉魚潭潭北遊客中心站à新光兆豐休閒農場à花蓮觀光糖廠à返回花蓮火車站

台灣好行縱谷花蓮線時間表

依照台灣好行的路線很便利,但缺點也很明顯,而且從未改善。以我兩度搭乘經驗來說,縱谷花蓮線的巴士司機普遍都喜歡趕車,我觀察後發現,很可能是因為景點之間排定的上下車時間缺乏緩衝時間。因此只要停紅綠燈一多,在沒有紅綠燈的路段,往往會高速開車(要追上前方景點的上車時間),那些沒有紅綠燈的路段幾乎都在鯉魚潭一帶的山區,因此巴士開到那路段,搖晃地特別厲害,也讓我好幾次捏了一把冷汗。

除了沒有緩衝時間之外,時刻表的上車時間普遍是不準的。再者,即使巴士早到,也只有一兩名司機會刻意等到上車時間過後才開車。多數司機的習慣就是趕時間,不等到上車時間就開走,而且不會等候在後頭追車的民眾。

這些缺點顯而易見,也讓我對此段路線的台灣好行,印象不佳。我兩度搭乘分別是2011年與2013年,不曉得現在是否有改善?

第一站來到慶修院,這裡大概是台灣少數保存良好的日式寺院。撇開多餘的泛政治化視角,其實慶修院在歷史上的角色十分具有浪漫氣息。除了這裡是日治時期遺留的古蹟之外,這裡大概是與日本四國連結性最強的地方。

根據簡介,慶修院的前身是真言宗吉野布教所。真言宗即佛教的一宗派,自唐朝經空海大師傳到日本。吉野並非現今日本的吉野,而是源於日治時期在花蓮成立的吉野移民村。當時考量到日本移民的信仰需求,而建設吉野布教所。之後歷經幾番波折,才有現今的慶修院。

現今在慶修院內依舊可見日式佛學的痕跡。但最值得一提的就屬八十八所石像。這些石像看似不起眼,但其背後所蘊含的意義,卻與四國息息相關。

這八十八所石像乃取自四國八十八箇所之意。而四國八十八箇所,就是日本四國島境內,與空海大師有關聯的八十八處寺院,又稱靈場。日本早期的僧侶會憑藉著巡禮這八十八處靈場,而達成某種修行。時至今日,巡禮八十八處靈場,則有祈福之意。

當時移民村的日本人,因為難以返回原鄉,因此自四國八十八處靈場請回八十八尊石像,擺放在吉野布教所內,一方面可讓信徒就近參拜,另一方面則可以一解思鄉之愁。

慶修院位置: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rry Su 的頭像
Jerry Su

歡田堡's blog

Jerry 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