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束羅東林業園區,羅東人、高雄人與我決議往宜蘭市看看,於是一行人騎著車子,彷彿大學時期那般瀟灑歲月,一路遵守交通規矩而騎到宜蘭市。首先就注意到了宜蘭火車站附近,聚集了龐大的人群。於是我們好奇心作祟,將車子停好後,湊近人群看看是否有甚麼新奇古怪的東西。結果就誤闖了幾米廣場。

羅東人表示自己也不曉得有這處幾米手繪風格的廣場,高雄人則是故作冷靜,表示一切都嚇不倒他,而我則是開心的拿起相機,到處拍照紀錄。

幾米廣場

幾米廣場利用宜蘭火車站旁的舊宿舍區,保留了舊式建築體與老樹,加上幾米手繪風格的彩繪與設計,讓此處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。人潮太多也讓拍照特別辛苦,除了盡力避免拍到人臉之外,向左走向右走的男女塑像,因為人潮太多而沒有拍到,算是小小的遺憾。

幾米廣場沒甚麼好挑剔之處,除了宜蘭的太陽毒辣之外,防曬工作只要做得好,其實很適合全家大小、情侶一同感受幾米的魅力。而且位置極佳,只要搭火車到宜蘭火車站下車,一出站就能看到。

結束幾米廣場,一行三人轉而到宜蘭設治紀念館與宜蘭文學館,這裡就是因為金城武拍了一支廣告而一夕爆紅。來到此處,對我來說,意不在追逐流行,而在探尋背後的歷史意義。因為宜蘭設治紀念館,代表的是一段長達200年的歷史足跡。

1812年,自清朝在台灣設置噶瑪蘭廳開始,宜蘭才列入大清帝國的領土意識範圍內。我會這麼講,係因為當時的台灣山區與花東一代,仍未列入清朝的領土意識範圍,因此當時的古地圖,只要是台灣山區,都會隨便亂畫,治理的人根本不在乎山的彼端有啥東西,也根本不認為那些地區是他有辦法管制的地區。因此當時的台灣並非全部皆屬於清朝,盜賊只要躲進山區,清朝官員也不會窮追猛打,而清朝也不打算好好治理台灣,只是為了避免海盜、倭寇或其他潛在勢力盤據台灣,勉為其難的派駐官員管理。因此當時的台灣就是邊疆之中的邊疆,清朝對澎湖的重視甚至高於台灣。

在此時空背景下,宜蘭在1812年列入領土範圍這件事,就顯得舉足輕重,因為這代表清朝勢力範圍,已有足夠影響力可觸及後山地區。換個角度想,也代表當時的人口變遷,有為數不少的居民住在宜蘭地區,而且也有足夠的經濟活動,因此在居民的請願下,才會有治理官員進駐,控制地方治安。從這個角度下去審視宜蘭的發展,就可以知道宜蘭最早在1812年就已經有足夠的經濟活動。

但設置紀念廳的前身必須再遲到日治時期才建設,由當時的宜蘭廳長西鄉菊次郎主導。因此這座紀念廳等於見證了宜蘭自1900年代起,長達200年左右的發展史。就這層歷史意義來說,對我而言,更勝金城武的一支廣告效應。但如今又有多少人是因為歷史意義而來到此地?金城武的廣告效應還會持續多久?

由於是純日本人建造,因此庭院設計與房舍的建築體,都可以窺探當時的工藝思想,是走一種樸實無華的風格,也許是因為這裡是長官居所的關係,太過鋪張反而會遭到非議,因此處處可見低調的日式美學。這一點在內觀特別明顯。

投影片12

內觀的陳設,雖然不曉得保存了多少程度,但某些細節仍然強調著質感。例如拉門的繪圖,也許是低調中的一點虛華點綴。如今內部的物件多為歷史文物或舊照片,老地圖空拍照,市鎮模型等。

房舍梁柱的樣式與我在台南新化跟其他日式建築所見到的不大一樣,也許建築系的朋友會更了解這種結構的意義。而我只是隨手拍照留念,順便紀錄這處設治紀念館的現代生命力。

因為金城武而爆紅的宜蘭文學館,老實講我並沒有進去過,因為我對廣告效應不感興趣,頂多只是與羅東人和高雄人瞎扯,模仿金城武那支廣告的台詞,搞笑一番。也許等到某一天,當文學館恢復原本的意義後,不再過度放大廣告效應時,我才會考慮紀錄此地。

宜蘭設治紀念館位置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rry Su 的頭像
Jerry Su

歡田堡's blog

Jerry 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